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色情  »  情色小说-【红尘都市】(第二部)(241-290)作者:生活所迫

情色小说-【红尘都市】(第二部)(241-290)作者:生活所迫
字数:198740


            二百四十一玉睛来了四

  吴玉睛咬着牙,细细品味着幽谷之中周梦龙的火烫粗壮,那敏感的地带细心地发觉,表面上周梦龙虽是不动如山,可肉棒却微不可见地轻轻在幽谷深处啄动着,似在刺探着吴玉睛的敏感部位,偏生那种刺探的滋味是如此美妙;吴玉睛才感觉到周梦龙在刺探,转眼间便已陷在其中,尤其当某个特别敏感的地方被周梦龙剌着之时,禁不住娇躯发颤,仿佛有种将泄未泄的冲动,吴玉睛不明所以地哼出了声。

  周梦龙轻轻抽动,仿如亲自在吴玉睛那迷人的幽谷中轻轻钻探,搔的吴玉睛愈发酥痒,不知何时抚在自己肩上的玉手已改按为扣。幸亏吴玉睛不留指甲,否则这一扣可真疼得紧呢!吴玉睛无力地喘息着,感觉呼吸间都透出了火,周梦龙的肉棒似钻出了什么东西,在自己敏感的要害处一阵勾挑,强烈的快感竟令吴玉睛有种要泄的感觉,幽谷不由更热情地夹住。

  「你……哎……你碰到了……唔……」

  也不知给周梦龙触着了什么地方,只觉阵阵酥麻袭卷周身,娇躯尽被欲火所吞噬。吴玉睛一边喘着,一边放松娇躯,让周梦龙更方便地探索那门户之地,不只不想阻止那泄阴的感觉,更渴望着准备承受接下来的后果。嘤咛呻吟之间,甜得令人心神俱醉,「好酥……好麻……哎……你……动手吧……就……就这样……让我丢身子……啊……」

  「吴姐放心……别急……我这就来了……」

  感觉吴玉睛花心甜蜜火热地啜紧了钻入的肉棒顶端,种种酥人的快感直透背心。

  果然不愧天生媚骨,花心竞能吸得这般快意;若让吴玉睛好生修习房中之术,自己再这样漫不经心下去,只怕还喂不鲍吴玉睛呢!周梦龙微微一笑:心知吴玉睛此刻已是全然放弃抗拒矜持,好让自己尽情卜手,否则吴玉睛天牛媚骨,难堪爱怜,即便功力受限,又对男女情欲难以压抑,「哎……坏蛋……」

  茫酥酥的一阵呻吟,娇躯情干目禁地一阵抖颤,轻扨之间幽谷里头滚滚舂泉终于溢流成溪,吴玉睛这才发现自己已忘了形。

  那种种难言滋味,使得吴玉睛索性放开一切地搂紧了周梦龙,细心体会着花心处那阵阵酥软酸麻、难以言喻的感觉。耳边周梦龙的声音慢慢传了进来,「好个又会夹又会吸的吴姐……唔……爽死我了……好姐稍稍醒一下……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我要来了。」

  听周梦龙动不动就欺负自己,真当自己是个肉欲焚身的淫娃了,偏生现下切身品尝的滋味、身子里头深切渴望的需求,加上芳心中荡漾的春意,在在都证明了周梦龙的话。

  吴玉睛的芳心一荡,幽谷甜蜜迷恋地义缩紧了些,一阵荡气回阳的娇吟差点脱口而出,差点儿没能守住心神:让周梦龙在玉蕾上轻咬一口才回过神来,吴玉睛吞了口香唾,静下心来期盼着那一瞬间。

  媚目微张,却见周梦龙似笑非笑的脸儿正在眼前,吴玉睛一阵娇羞,忍不住闭上美目,只觉胸中心跳飞快,一双硕美香峰也随之不住弹跳,在周梦龙胸前好生摩挲,滋味当真不弱于方才被周梦龙摆弄之时,幽谷竟也随之酥麻,那感觉差点没让吴玉睛才刚熄的欲焰又局燃起来。

  「我的吴姐……你觉得怎么样?」见吴玉睛才一睁目,面对自己的眼光便羞得闭回去,周梦龙心怀大畅。尤其吴玉睛紧张之下,胸口不住起伏,一对饱挺傲立的玉球也在自己眼前娇媚地跳动着,那晕红未褪的花蕾在自己胸前磨动,都充满了含蓄的引诱;再加上那幽谷果然不愧媚骨之名,将周梦龙紧紧啜吸不放,虽是射过了可一时间却是软化不了,在幽谷嫩肌的吸啜摩弄之下,不知不觉竟又硬了起来。

  「思……」

  虽说周梦龙语气中尽是关心,难得不带一点调侃之意,但周梦龙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甫敦伦过,此刻又是肌肤相亲,周梦龙的身体反应自也瞒不过吴玉睛;幽谷中那不肯软化的肉棒,着实让吴玉睛一时之间心惊意乱,「谢谢……多谢你了……我……我……好舒服……」

  「那就好……」

  正经不过片刻,周梦龙又变回了以往的轻薄模样。周梦龙刻意地挺了挺腰,肉棒在吴玉睛体内一阵顶挺,义剠着了吴玉睛那娇嫩的花蕊;才刚被剠激到泄身之处,在周梦龙的顶挺下又似想要绽放,剠得吴玉睛一阵呼痛,彷佛这动作又触及了吴玉睛的伤处,可那呻吟声中的渴求,比香肌玉肤上头情欲的晕红还要明显,令周梦龙不由得意,「好姐姐……你的小骚穴……比任何宝贝部棒呢……唔……吴姐真不愧天生媚骨,连夹带吸,差点没把我吸干……到现在还不肯放……想来要让我的吴姐满足……我可得多加努力才是……」

  果如预想,这人占了自己身子,还真是得意呢!。

  吴玉睛睁开美日,眸光中透着一丝娇媚的意味,明知接下来的话会让自己更为万劫不复,却是不吐不快,「你这坏蛋……坏花丛浪子……占了我身子还……还要卖乖……你在床上那么厉害……那么多花样……我才……自然吃不消……比这方面的手段,我一世人也比不上你的高明………哎………现在……现在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还要……还要这样糟蹋我……够坏了……」

  「吴姐乖……我可不敢糟蹋你呢!」听吴玉睛轻瞋薄怨,娇媚的女人味直透胸臆,周梦龙心知这媚骨女郎已给挑起了本性,只要自己多加调教,尔后在床上必是干娇百媚,大出吴玉睛意料之外的是,这回周梦龙竞没再抱住吴玉睛,只在吴玉睛胸前爱不释口地吻了两下后,身子便向后倒去,腰间还不住震动轻顶,刺得吴玉睛幽谷里头舂泉漫溢。吴玉睛轻咬着牙,感觉随着周梦龙躺倒,那肉棒似是更深入体内了些,原已吸在花心处的顶端,这一轻剠似是透了进去,刺得吴玉睛一声娇吟,身子好生颤了一会。

  好半晌吴玉睛才发觉周梦龙的坏心:周梦龙竟是打算让自己主动扭摇顶挺,好把那迷人的娇躯奉献给周梦龙!,吴玉睛轻轻啐了一门。

  吴玉睛纤手撑在身后,让上半身挺直,那娇艳高耸的玉峰登时挺得更高,连着上头已燃起红红灼焰的两点玉蕾,也骄傲地挺在周梦龙眼前,这样的姿势让吴玉睛下体微微缩紧,将肉棒夹得更亲密了些,痛楚变得那般微不足道,强烈的刺激不只吴玉睛,连周梦龙都发出享受的闷哼。

  「吴姐……唔……你真有慧根……学得好快……」

  感觉吴玉睛纤手撑床,娇躯微微上下起伏挺动,一开始还只是小试身手,可随着顶挺之间体内肉欲的剠激,微不足道的痛楚愈来愈无力,尝到好处的吴玉睛娇躯微颤。

  虽是双颊晕红、媚眼如丝,一副羞到连眼部下敢睁开的模样,娇躯的动作却是愈来愈大,挺送之间愈发落力,敏感的花心在那一下下接连不断的刺激当中,不住散放着鲜花欲放的风情。虽说吴玉睛幽谷仍紧夹着,不断涌现的淫蜜春泉却令幽谷里头既润滑又火热,不至于让周梦龙难以细品吴玉睛的紧凑,也不至于使上下套弄问难以动作。

  周梦龙不住喘息,肉棒上头那绵密细致的感觉,仿若幽谷嫩肌都化成了小嘴,正自甜蜜地吸吮着肉棒;一方面出于本能,一方面也想试试能把吴玉睛羞成何种模样,周梦龙的夸语不住出口,「唔……好会夹……也好会吸……思……更棒的是这动作:。哎呀……外表还真看不出来……吴姐浪起来是这么厉害……姜死我了……」

  全没想到才献身给周梦龙,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竟这么快就进入状况,如此缠绵火辣地主动套弄,吴玉睛虽臊得娇躯发烫,但肉体的本能却操控着吴玉睛,令吴玉睛完美无瑕的娇躯套动间愈发落力销魂,摇荡得活似狂风中迎风摆动的小草;那纤巧如柳的细腰,也不知爆发了多少力气,让吴玉睛挺送套弄之间竟似不会疲惫般热情如火,情欲的刺激相娇弱的羞意在吴玉睛体内混成了烈火,不只烧灼娇躯,更从毛孔间不住透出;喷洒出来的女体香氛,都似极品媚药般销魂,强烈地诱发着男女情欲,种种酥酸麻痒自交合处纷王沓来,给予吴玉睛继续挺送的活力。
  媚眼如丝,下生问周梦龙飘送着销魂蚀骨的眼波,吴玉睛只觉体内的情欲不住窜高,幽谷之中痛楚不再,反倒充满了方才所没有的狂野激烈欢乐,犹如海浪一般不住冲刷着吴玉睛的胴体,令吴玉睛的身心在美妙的洗礼中彻底舒展,享受着幽谷里头满胀幸福的快乐。

  尤其当周梦龙双手齐出,分别托住吴玉睛饱满坚挺的美峰时,那自毛孔处不住钻人体内的感觉,更似火上加油般令吴玉睛忘形、令吴玉睛沉醉。虽说吴玉睛胸前双峰甚是丰满,周梦龙的手无法掌握,但周梦龙手法甚是奇妙,着手间都触及了吴玉睛敏感之处,令吴玉睛错觉自己的酥胸被周梦龙一触,体内的欲焰便又高了一层;而当周梦龙指头轻轻揉捏着峰顶玉蕾之时,动作虽是极尽轻柔,力道似有若无,仿佛根本没有碰到,可在吴玉睛的感觉里,却如雷鸣电闪一般,殛得吴玉睛差点叫出声来。

  胸前把玩的双手不住传人奇妙无比的韵味,仿佛将吴玉睛芳心拿在手中嬉玩一般,这样可就苦了吴玉睛。才刚错过一次美妙体验,吴玉睛自是想在这次一口气补回来,但周梦龙这双手一托,却令吴玉睛左右为难:若要方便周梦龙继续托揉把玩自己双峰,娇躯上挺下沉的动作便不能太大;可若动作小了,顾得了胸前美妙的感觉,幽谷里头的刺激可就少了许多,教初尝此味的吴玉睛如何取舍?
  见吴玉睛左右为难,周梦龙不由邪邪一笑。周梦龙。边双手梢稍用力,令吴玉睛丰盈柔软的玉球在手中不住弹跳,犹如水袋在手中不住变形:逗玩那迷人玉蕾的手法更是变化多端,令吴玉睛感受到种种不同的刺激,往往前面一个还没体会到其中深意,后头就有更曼妙的滋味传来。

  同时周梦龙轻声细语,令已陷入神魂颠倒的吴玉睛一阵情迷意乱,虽知听周梦龙的话,接下来的声情动作愈发羞人,事后也不知会被周梦龙如何调笑,但欲火已然焚身,吴玉睛再难抗拒,只能随周梦龙的口语而动作。

  只见床上吴玉睛娇躯微微前俯,好让周梦龙更方便挑逗吴玉睛那饱挺丰腴、敏感润滑的香峰,腰臀的动作从上下顶挺,变成了左右旋磨。一开始吴玉睛还有些生疏,动作间颇有点抓不住感觉,感觉刺激程度不若方才,但随着周梦龙的谆谆教导,加上吴玉睛悟性过人,很快便发现了诀窍。

  吴玉睛雪臀用力,令幽谷更加紧凑,吸着那火烫肉棒不放,靠着腰力在周梦龙身上旋转扭摇,下只幽谷中随着角度变化感受到各种不同的刺激。交合处更是不住磨动,幽谷口那敏感的小蒂早被磨得硬挺起来。

  随着动作间的肉体磨挲,种种曼妙快意不住涌上心头,加上周梦龙手段过人,吴玉睛只觉整个人都被快乐胀满,尤其这样旋磨的动作,使得花心紧紧包住剠入的肉棒顶端,虽不像方才大起大落,可厮磨问的快乐却另有一番强烈滋味,吴玉睛舒服得泪水流了满脸,却是不愿停止。「哎……我……啊……唔……你……哎……」

  连番旋磨之下,吴玉睛只觉花心处哗然欲泄,无与伦比的美妙滋味袭上身来,醺然欲醉之中,樱唇虽启却是无法说话,勉力出口的单语无法状拟吴玉睛身心正经历的绝顶快意。

            二百四十二玉睛来了四

  吴玉睛这才知道,方才自己究竟错过了多么美妙的感觉!纤腰不由扭挺更疾,更加火热地让花心处给肉棒旋转轻剠缓磨;幽谷之中春潮泛滥,随着吴玉睛愈来愈激烈的动作流泄而出,舒服的吴玉睛彷若身心都给送上了仙境,迷茫之间全不知人间何世,只享受着那茫然快意。

  见吴玉睛闭目呻吟,纤细得犹似不堪一握的柳腰竟不住舞出活色生香,周梦龙忍不住松开正将那贲挺美峰拿住的双手,滑到吴玉睛汗湿的纤腰上头,触手处只觉纤细之中带着无比结实火热的劲道,虽不若双峰柔软丰腴,却格外有种滑溜的手感,不由轻轻抚玩起来,一边感受着那纤腰中结实火热的力量,一边剠激着各个隐密穴位,令已近高潮的吴玉睛扭得愈发落力,香肌已烧得火红。

  给周梦龙这样抚玩,吴玉睛只觉腰间被周梦龙刺激搓揉的部位不住传来种种奇特滋味,直烧幽谷深处,令腹下的欲火烧灼更烈;香峰不住舞动跳跃,偏生那饱挺处却没了男人的大手把玩。

  也不知足本能的刺激还是渴望的勇气,吴玉睛一边扭着,一双纤手已不再撑在周梦龙胸前,而是双手捧胸把玩着那对傲视群伦的美峰。虽说纤指细滑,玉手远不若周梦龙那么大,仅能触及浑圆双峰的部分,难以掌控全峰,但纤巧细致的玉手在敏感饱满的玉球上不住揉玩,加上一对硬挺乳蕾在吴玉睛的矫羞相快乐下更是胀挺。似欲绽放。指尖轻触便令吴玉睛又尝到了飘飘然的神魂颠倒滋味。「吴姐……自己来摸……可舒服吗?」

  「舒……舒服……啊……好棒……」

  给周梦龙这话一说,吴玉睛才发现自己动作的羞人,偏生吴玉睛体内欲火已高,再难压抑,吴玉睛索性放开一切,玉手挑逗抚爱美峰不休,活像把周梦龙方才的手段都给学了起来,纤腰扭磨旋转更疾,口中更情不自禁地哭叫出声,「哎……都是你……把……把我变成这样……你坏……哎……可是……可是这么棒……我好高兴……好舒服……啊……思……又要……又要丢了……要泄……」
  在甜蜜的嘶叫呻吟之间,吴玉睛再次攀上了巅峰,扭摇之间突地娇躯一僵,花心登时大开,阴精滚滚而出,酥得周梦龙肉棒一阵麻痒。虽是运起阴阳诀汲取,但幽谷那高潮时的吸啜却比那酥人的阴精更加刺激,周梦龙酥酸遍身,再难抑制了。

  周梦龙低吼一声,双掌紧紧扣住吴玉睛结实诱人的纤腰,肉棒重重向上一刺,直透花心而入,在吴玉睛的哭叫声中,火烫的阳精已劲射而出,比方才还要有力地射进子宫深处,美得吴玉睛不只幽谷花心,连整个身子都颤了起来,幽谷仿佛变成了无数张小嘴,把周梦龙射出的精液吸得一干二净,再不漏出半滴。

  又是一番狂乱之后,周梦龙才送走了已经是身心都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的吴玉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周梦龙想到自己还没有吃晚饭呢,便整理了一下衣服,向着政府的食堂走了过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周梦龙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周梦龙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接起电话,若春姐,你好,找我有什么事么,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孙玉宁的母亲刘若春。

  周梦龙和孙玉宁在一起的时候,孙玉宁曾经对周梦龙说过,她的母亲想周梦龙了,周梦龙正想找个机会去会会这朵美艳的鲜花呢,而现在刘若春主动的打电话过来了,那不是摆明了有好事上门了么。

  梦龙呀,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听玉宁说,你回来了,所以打个电话给你,刘若春的声音一开始很小,但是到了后来变得大了起来,而且语气也变得顺畅了起来。

  哦,若春姐,我挺好的,不过,有一点不好,那就是我到了现在还没有吃饭呢,周梦龙隐隐的猜到了美艳熟妇主动的给自己打电话的真实用意,又怎么会不制造一个可以让刘若春邀请自己去她家里的借口呢。

  电话那边的刘若春似乎沉默了一下,梦龙,你还没吃饭呀,那怎么行呢,你们这些年青人,干起工作来,就是不要命,算了,外面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你就上我这里来吧,我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

  周梦龙听到刘若春果然邀请自己到她的家里去了,脸上坏坏的笑容更加的明显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分辨了一下方向,向着刘若春的家里走了过去,当然,周梦龙和刘若春都没有挂电话,两人就在电话里吹了起来。

  周梦龙微微一笑:「刘姐,真的没有想到,我一想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来了。」
  电话那头的刘若春格格的一阵娇笑,道:「你骗人的吧,你这个大忙人,还有时间想我呀。」

  周梦龙道:「没有骗你呀,不信你听听,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穿的是一件低领的上衣和一件合身的西裤呢。」

  刘若春在电话的那一头道:「是吗,我都不记得了,那你说说,我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衣呀。」

  周梦龙没有想到刘若春竟然会如此的问自己,不由的被刘若春的风骚和浪荡弄得身上一热,跨下之物也不由的微微的起了反应。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色迷迷的对着话筒道:「我还记得,那天,你穿的是一件粉红色的平脚内裤,那内裤,紧紧的包裹在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之上,使得你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看起来份外的柔软,份外的香甜。」

  说到这里,周梦龙故意的停顿了一下,想看看刘若春在听到了自己的话后,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反应。

  周梦龙感觉到电话的那头刘若春突然间没有了声音,以为自己的过激的话语弄得刘若春生气了,正想转换个话题,却听到电话的那头刘若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梦龙,没有想到,你的记性这么好,连我穿的内衣的颜色你也记得那么的清楚,不过,我也记得,那天你的小弟弟坚挺火热的样子呢,你知道吗,从那天开始,我每一次做梦都会梦到和你在一起时的样子,想着我的手抓住了你的小弟弟,在那上面套动着,你的小弟弟在我的手下慢慢的涨大着。」

  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刘若春不由的吃吃的笑了起来,仿佛真的抓住了周梦龙的小弟弟在手里套动一样的,听到电话那头的刘若春的妩媚的声音,周梦龙心中不由的怦的一跳,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一个跨下之物不由的在刘若春的语言的挑逗之下,微微的涨大了起来。

  边走着,周梦龙一边对刘若春道:「若春姐,你的声音很好听呢,你再说说,我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和你聊一聊。」

  刘若春在电话的那头笑了一下,又接着道:「梦龙,你知道吗,你的小弟弟是我所见过的人当中,最大的,我时常在想着,如果有机会的话,让你的小弟弟插入到我的身体里面,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说到这里,刘若春可能是想到了周梦龙的那跨下的坚挺和火热,一个呼吸也不由的微微的急促了起来,在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后,刘若春那妩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梦龙,你知道吗,自从认识你之后,我没有一时一刻不在想着你,想你亲吻我,想你亲我的乳房,亲我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和我的那迷人的肉缝,想让你紧紧的搂着我,将我揉碎在你的怀里,让你的强壮和粗大,刺穿我的身体,让我在你的怀抱里尽情的享受你给我带来的欢愉。」

  说到这里,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刘若春在电话的那头竟然呻吟了起来,那妩媚的呻吟声,通过电话,清楚的传到了周梦龙的耳朵里,使得周梦龙不由的热血沸腾了起来,周梦龙没有想到,刘若春竟然是如此的风骚,自己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刘若春就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在这种上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觉得刺激万分,一个蠢蠢欲动的跨下之物也因为受到这种刺激,而翘了起来。

  周梦龙一边想像着自己的手在刘若春的丰满的胴体上慢慢的抚摸着,一边微微的喘息着对刘若春道:「若春姐,我又何尝不想你呀,你知道吗,那天见过你之后,你在我的心目中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你的一言一行,一瘵一动,都成为我心中最美好的回忆,最让我难忘的是,你那紧紧的包裹在衣服里而的丰满而高耸的乳房,那平坦的小腹,你那被粉红色的平角内裤包裹着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和那还微微的向外流着淫水的肉缝,你那在西裤包裹之下的丰臀,那丰满笔直而修长的玉腿,都是我夜深人静的时候的手淫对象,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机会再在一起,不然的话,我会好好的抚摸着你的丰臀,抚摸着你的丰乳,和你热烈的亲吻,把你送上高潮的。」
  说着,说着,周梦龙仿佛真的像是将刘若春给抱在了怀里一样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了兴奋的神色,而那跨下之物,也渐渐的涨大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刘若春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不由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一边喘息着,刘若春一边妩媚的道:「梦龙,听你这么一说,我真的好像感觉到了我就被你搂在了怀里,感觉到了你的大手正狠狠的抓着我的乳房,正在狠狠的揉捏我,我,我,我感觉到好舒服呀。」

  听到电话的那边传来的那刘若春的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和那挑逗的话语,周梦龙不由的开始急促呼吸,一阵阵的快感袭来,使得周梦龙的嘴里不由的发出了一阵阵的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传到电话那头的刘若春的耳朵里,刘若春不由的好奇了起来,喘息的问周梦龙道:「梦龙,你,你在干什么呀,那声音好奇怪呀。」

  周梦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若春姐,你相信吗,我正在一边给你打着电话,一边在打手枪呢。」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刘若春不由的在电话的那头呸了一声,娇嗔的道:「梦龙,你骗鬼去吧,我才不信呢。」

  周梦龙喘息了一声,道:『若春姐,你不信是吗,好,我就给你听听。「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将手机放到了自己手掌之外,两个手指摩擦之下,发出了那种手在大鸡巴上套动的声音。

  顿时,一阵滋滋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到了刘若春的耳朵里,刘若春以为,那是用手在男性的跨下之物上套动时特有的那种声响,听到这声音,刘若春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娇嗔的对周梦龙道:「梦龙,看样子,你还挺老实的呀,不过,自己打手枪也末免太无趣了,要不要我过来帮你解决一下呀。」

  周梦龙将电话放回到了自己的耳边,道:「若春姐,你是远水解不了的褯裤子渴的,要是你真心的想帮我的话,你就帮我亲亲他吧。」

  刘若春乖巧的道:「好吧,梦龙,你听好了,我伸出了舌头,先是在那东西的顶端轻轻的舔了一下,然后,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那已经是坚硬而火热的东西,爱不释手的玩弄了起来,同时,我还用我的嘴唇,轻轻的在你那东西上磨擦着,从你的那东西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男性的气息,让我的心不由的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

  听到刘若春那娇滴滴的声音,周梦龙仿佛真的感觉到了刘若春正用性感的嘴唇在自己的那东西上亲吻了起来一样的,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周梦龙越来越兴奋了起来。

  在这种刺激之下,周梦龙加快了步伐,向着刘若春的家里走了过去,因为心中的急切,本来是要二十分钟的路程,周梦龙才用了十多分钟时间,就走完了,
            二百四十三若春怀春一

  进得刘若春的家里,周梦龙扫视了一下房间,却看到孙玉宁并不在场,不由的微微一愣,若春姐,玉宁呢,她干什么去了,我怎么没的看到她呀。

  听到周梦龙这样的问自己,刘若春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低下头来,似乎有些不敢和周梦龙的目光对视一样的,刘若春轻声的道,梦龙,玉宁今天晚上有事,不会回来的。

  听到刘若春这样一说,又看到刘若春站在了自己面前一副不胜娇羞的样子,再加上在路上通过电话里的调情,使得周梦龙只觉得一股冲动涌上心头,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一把抱起了成熟美妇,就向着卧室走了过去。

  周梦龙突如其来的举动,自然是惹得美艳熟妇一声轻呼,一双手也紧紧的搂在了周梦龙的脖子上,梦龙,你在干什么呀,放我下来,我还要给你做饭呢。
  周梦龙坏坏的一笑,低头地刘若春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亲了一下,若春姐,还做什么饭呀,你的身体不就是最好的食品么,今天晚上我什么都不吃,我就吃你了。

  一边说着,周梦龙有些猴急的就想要将刘若春给抱到沙发上,给压在身下,但是却没有想到刘若春却轻轻的推开了周梦龙,微微的对那周梦龙一笑,道:「梦龙,不好意思,今天天气太热,出了不少的汗,我要洗一洗去了,你一个人先坐一会儿,我失陪了,一会儿,我要将我的身体干干净净的交给你。」

  说完,刘若春对周梦龙嫣然一笑,扭动着腰肢进自己的房间里去了,而刘若春一扭动腰肢,周梦龙就看到,那林苑狂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硕大的肥臀,便左右的摇摆了起来,正在诱惑着自己的眼球,而白色的裤子下面,似乎还有一个黑色的影子。

  凭着周梦龙的经验,周梦龙知道,那肯定是刘若春的内裤的颜色了,周梦龙没有想到,刘若春竟然是如此的开放,在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的牛仔裤的情况之下,里面竟然敢穿一件黑色的内裤,也不怕自己走光,看到那香艳的情景,周梦龙不由的微微的有些口干舌躁了起来。

  周梦龙只觉得,那孙玉宁和刘若春两人,虽然生得有些相像,但一个身上充满了成熟的风韵,而另一个则是充满了那青春的活力。

  过了一会儿,刘若春却正好拿了一套内衣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向卫生间走了过去,显然是想去洗个澡了,走过周梦龙的身边的时候,刘若春看到周梦龙还坐在那沙发之上,不由的对周梦龙微微一笑。

  看到刘若春的明媚的笑容,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正在这时,刘若春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将手中的内衣给放到了沙发之上,而转身的走进了卧室里,过了一会儿,刘若春又拿了一件衣服出来,但却没有拿起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内衣,而是径直的走进了卫生间里。

  刘若春这么做,也不知她是忘记了自己要换的内衣还放在沙发上还是出于什么别的目的,反正,在刘若春走进去不久,那浴室里就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随着,刘若春近乎完美的身材,就印在了浴室的玻璃门上,周梦龙看到,印在了玻璃门上的刘若春的影子,身材高挑,胸脯虽然小了一点,但是,却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而结实,如果抓在手里揉捏一番的话,那种滋味一定不错的。
  看着那玻璃上印出来的刘若春的美妙的身体,周梦龙不由的心中又蠢蠢欲动了起来,一双眼睛,也不由的伸向了那正放在了沙发之上的刘若春准备换的内衣之上。

  周梦龙看到,内衣都是乳白色的,和沙发的颜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使得内衣在那灯光的照射之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而现在,内衣似乎正在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诱惑着周梦龙,听到那浴室里响起的那哗哗的水声,看着刘若春的内衣内裤,周梦龙的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了刘若春全身脱得光光的,一缕缕的水花,正从刘若春的那俏脸上流趟下来,流过那小巧的脖子,高耸的乳房,平坦的小腹,最后在刘若春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汇集,再流过雪白而丰满的大腿,流到地上的样子,想到这些,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热了起来。

  这个时候,客厅里,只剩下了周梦龙一人,刘若春进了浴室,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强烈的想要将刘若春的内衣内裤给拿在手里,看一看内衣内裤的款式的冲动来。

  看了看四周,在确定没有人后,周梦龙不由的站了起来,走到了刘若春放到了沙发上的内衣内裤的边上,一屁股的坐在了那里。

  坐下来了以后,周梦龙不由的伸出手来,将内衣内裤给拿在了手里,看了起来,周梦龙看到,刘若春的内裤竟然是那丝蕾花边的,中间还缕空了的。

  那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看到那让人喷血的内裤,周梦龙的鼻息不由的微微的有些粗重了起来,一双手,也不由的将内衣内裤慢慢的凑到了自己的鼻子边上。

  顿时,一股淡淡的洗衣液的清香,从那缕空的丝蕾花边的内裤上散发出来,冲入到了周梦龙的鼻子,那种味道,让周梦龙不由的精神为之一振,身体的某个部位也不由的在这种刺激之下,微微的起了反应。

  而就在周梦龙将刘若春的内衣内裤放到自己的鼻子边上的时候,周梦龙的脑海里,不由的也出现了刘若春穿着那丝蕾的花边内裤时的样子。

  周梦龙似乎看到,那短小的内裤,似乎丝毫的掩盖不住刘若春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的风景一样的,使得刘若春的下身的几根毛发露了出来。

  想到这香艳的一幕,周梦龙的身体不由的热了起来,舌头也不由的伸了出来,开始在内裤的正中央的位置,轻轻的短了起来。

  那样子,周梦龙就像是把内裤当成了刘若春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一样的,舔得是那么的津津有味,很快的,周梦龙的口水,就将刘若春的内裤给打湿了,使得刘若春的内裤看上去充满了淫荡的味道。

  正在周梦龙沉醉在内裤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中的时候,那浴室里面的水声却停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惊,连忙将内衣内裤给恢复了原状。

  而正在这时,刘若春悦耳的声音却在那卫生间里响了起来:「梦龙,梦龙」那声音,一声比一声大,刘若春叫了两声,看到没有回答,不由的也停止了叫唤。
  不一会儿,周梦龙就听到,那浴室的门一响,刘若春从那浴室里走了出来,而刘若春的身上穿的,却正是后来从房间里拿出来的一件宽大的圆领衫,那圆领衫虽然宽大,但是却还是将那李苑而的一段结实而丰满的洁白如玉的大腿给露了出来。

  大腿上散发出来的那耀眼的白光,让周梦龙不由的心儿怦怦的真跳了起来,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周梦龙的心呷发出了这样的赞叹。

  就在这个时候,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动,刘若春的内衣内裤还放在了沙发之上,而刘若春却穿着衣服走了出来,那么,只有一种情况了。

  那就是,刘若春的圆领衫之下,肯定是真空的,想到这里,周梦龙的跨部的坚硬和火热一下子就翘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定睛向刘若春的身体看了过去,周梦龙看到,那圆领衫下,那胸前有两颗微微的突起,不用说,那肯定是刘若春的嫣红的乳头的样子了,看到这里,周梦龙的心中一动,刘若春果然没有穿内衣内裤就走了出来,圆领衫之下,果然是真空的。

  刘若春看到周梦龙还坐在了沙发之上,而且还正好坐在了自己的内衣的旁边,也不知刘若春想到了什么,身形不由的微微一顿,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也不由的飞起了两片红云。

  过了一会儿,刘若春才咬了咬嘴唇,又移动起了身体,来到了周梦龙的身边,周梦龙感觉到,刘若春离自己更近了,而那圆领衫之下的那两颗突起在自己的眼里更加的突出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在心中想起了刘若春的乳房的样子来了。

  而周梦龙的眼光在刘若春的胸脯上停留了一会儿以后,又向下移动了起来,果然不出周梦龙的所料,刘若春的两腿之间那正被那圆领衫盖住的地方,隐隐约约的现出了一片的黑色,那里,就是刘若春的两腿之间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

  而那一抹黑色,正是刘若春的那下身毛发的颜色,看到这香艳的一幕,周梦龙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的涨得有些发疼了起来。

  刘若春接近了周梦龙的身边,妩媚的看了周梦龙一眼,道:「梦龙,你也真是的,我在里面叫得那么大声,你怎么不回应一声呀,我还以为客厅里没人了呢。」
  说到这里,刘若春的脸上不由的一红,原来,刘若春洗完了澡以后,正准备拿着内衣内裤给穿起来,但却没有想到找来找去却找不到自己的内衣和内裤,这个时候,刘若春才想起来,自己刚刚似乎将内衣内裤给放到了沙发之上,没有带进欲室里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想要叫周梦龙给自己将内衣内裤给拿进浴室里来,但叫了几声以后,却丝毫没有反应,但刘若春却又不能光着身体在那浴室里面呆下去的,所以,刘若春不由的咬了咬牙,在侧耳聆听了一下客厅里面的动静,觉得那客厅里面似乎没有人之后,刘若春才咬了咬牙,将那圆领衫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走出了浴室,在刘若春的心目中,本是想着趁着那客厅里没人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将内衣内裤给拿到浴室里来换上,可是却没有想到,打开浴室的门一看,却发现周梦龙正坐在那里。

  在那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下意识的就想要逃进那浴室里,但是那样做的话,不是告诉周梦龙自己没有穿内衣内裤的吗。

  所以,刘若春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了周梦龙的面前,而因为心虚,生怕周梦龙看出自己的身体是真空的来,所以,刘若春才没话找话,对着周梦龙说了那么一句话,听到刘若春那么一说,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笑道:「苑儿,你也真是的,你没穿衣服就叫我,我吭声好像也有点不太合适的吧。」

  周梦龙的话,让刘若春没有办法去反驳,所以,刘若春只好装着没有听到周梦龙的话一样的,抓起了那放在了沙发上的内衣内裤,如逃一样的进了那浴室里,手忙脚乱的穿起了内衣内裤。

            二百四十四若春怀春二

  但马上的,刘若春就邹起了眉头,仿佛发现了什么一样的,穿好衣服,刘若春走出了浴室,来到了厨房里,不一会儿,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就已经上了桌。
  吃过饭以后,周梦龙和刘若春并排的坐在了一起,一阵阵的淡淡的女性的身体中特有的幽香,混合着一丝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从刘若春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扑入到了周梦龙的鼻子里,使得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又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周梦龙突然间想起来,刘若春穿着的内衣内裤上还沾着自己的口水呢,而到了现在,那口水应该已经渗入到了刘若春的体内了。

  想到这些,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动,一个身体,也不由的慢慢的靠到了刘若春的身上,而刘若春感觉到周梦龙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一颗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但却没有抗拒周梦龙的举动。

  周梦龙感觉到,随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靠近了刘若春的身体,那股淡淡的幽香的味道,似乎更加的浓烈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

  坐了一会儿以后,刘若春伸了一个懒腰,就向着卧室走了过去,周梦龙不由的看了看那个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刘若春的那个丰满而硕大的丰臀,一颗心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快步的跟上了刘若春。
  很快的,周梦龙就跟着刘若春进入了卧室,而刘若春来到了卧室以后,一屁股的就坐在了床,而周梦龙也跟在刘若春的身后,坐在了床之上,刘若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那黑暗中,如同天上的星一样的,看着周梦龙。

  周梦龙不由的将自己的身体又向刘若春靠了靠,刘若春似乎感觉到了周梦龙的意图,身体也似乎颤抖了一下,但却没有说什么,而是任由周梦龙靠近了自己。看到刘若春没有拒绝自己,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伸出一只手来,大胆的搂在了刘若春的腰上,在刘若春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热气。

  刘若春感觉到了周梦龙的大胆的挑逗,不由的转过脸来,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在周梦龙的手里扭动了一下身体,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用自己的大手开始在刘若春的那纤细的腰肢之上摩擦了起来,感觉着那衣服之下刘若春光滑而紧至的肌肤,体会着刘若春的美妙的身体一阵阵的酥痒的感觉从那腰际传来,让刘若春不由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一个柔软的身体,也有意无意的开始靠在了周梦龙的怀里,体会着那要焚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阵阵的男性的气息。

  听到刘若春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一只搂在了刘若春的柔软的腰肢上的大手,不由的又紧了一紧。

  而刘若春看到周梦龙的样子,不由的微微一笑,却站了起来,从后面搂住了周梦龙的腰身,将自己的那一对正在那衣服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盈盈一握的乳房,贴在了周梦龙的背上。

  刘若春的动作让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奇怪了起来,由于没有搞清楚刘若春的真实的目的,所以,周梦龙仍然静静的站在原地,任由刘若春在自己的身上活动着。

  用自己的那一对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双峰在周梦龙的后背上摩擦了几下以后,刘若春感觉到,随着自己的慢慢的挑逗,周梦龙本来绷直了的身体慢慢的软化了下来。

  刘若春知道,周梦龙已经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心不由的欣喜了起来,一想到马上就要献身给这个男人,刘若春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但同时,一种心愿得偿的欣喜,却让刘若春不由的更加紧紧的搂住了那林为,使得自己的那对正在那衣服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结实的双峰,如面饼一样的贴在了周梦龙的后背之后,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从周梦龙的身上散发出来,让刘若春不由的心动了起来。

  而周梦龙也感觉到,刘若春紧紧的住了自己,一双小手,正在自己的小腹上不停的摩擦着,而一个身体,也如同蛇一样的扭动了起来,利用着她身体的各个部位,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摩擦了起来。

  一阵阵的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女性身上的幽香从刘若春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使得周梦龙的心儿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说实话,周梦龙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尤其是在对侍女人的问题上,周梦龙更是多多益善,不择手段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用那种手段来征服那女人了,而现在,刘若春主动的投怀送抱,周梦龙哪里还忍耐得住,不由的一个转身,就将刘若春给搂在了怀里。

  刘若春嘤咛了一声,一个头也不由的深深的埋进了周梦龙的怀里,周梦龙看到那怀里的可人儿欲拒还迎的样子,只觉得一股邪火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周梦龙不由的一双大手伸了出来,就放到了刘若春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硕大的丰臀之上,在上面轻轻的抚摸了起来,而刘若春则呻吟了一声,一双手更是死死的搂在了周梦龙的腰上,一个娇柔的身体,更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感觉到了刘若春的身体上的变化,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开始用心的体会起刘若春的丰臀给自己带来的那种惊艳的感觉来了。

  周梦龙感觉到,刘若春的丰臀,虽然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却一点也不影响自己的手感,而且,由于那牛仔裤的包裹,却使得那丰臀更加的富有弹性,使得自己的大手摸上去以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而且,透过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刘若春的丰臀的那牛仔裤,周梦龙能感觉到,刘若春的那裤下的丰臀上的肌肤,正在那里微微的颤抖着。

  而刘若春感觉到,周梦龙的一双大手,正在自己引以为傲的丰臀上不停的抚摸着,一种异样的感觉传来,让刘若春不由的轻声的呻吟了起来。

  一边呻吟着,刘若春一边扭动着丰臀,迎合着周梦龙的大手在自己的丰臀上的行动,而同时,刘若春也伸出了一只手来,开始给周梦龙宽衣解带了起来,很快的,周梦龙的上衣就给刘若春脱了下来,露出了周梦龙那强壮的肌肉,而看到周梦龙那精赤着的上身,刘若春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现出了渴望的神色。

  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伸出了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开始在周梦龙的上胸脯上抚摸了起来,一边抚摸着,刘若春一边喃喃的道:「梦龙,你,你真的好强壮呀,来吧,尽情的享用我吧,今天晚上,我是属于你的。」

  一阵阵的温柔而细腻的感觉从那胸脯上传到周梦龙的心中,让周梦龙不由的有些热血沸腾了起来,周梦龙没有想到,刘若春竟然是如此的开放和善解人意,自己还没有在刘若春的身上做什么,自己的衣服就已经给刘若春给掊了下来,而且温柔的在自己的身上抚摸了起来。

  一种新鲜而异样的刺激传来,使得周梦龙的鼻息也不由的粗重了起来,那跨下的坚硬和火热,也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妈更加温柔的用自己的大手在刘若春的那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臀上抚摸了起来,周梦龙感觉到,在白色的牛仔裤的包裹之下,刘若春的丰臀,是那么的饱满,那么的充满了弹性使得自己的手摸在上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享用。

  周梦龙感觉到,刘若春的丰臀在自己的温柔的抚摸之下,竟然慢慢的翘了起来,迎合着自己的动作,这个发现,让周梦龙欣喜不已。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低下了头来,一边继续的用自己的大手在刘若春的丰臀上抚摸着,一边轻轻的吻起了刘若春的秀发,因为刘若春刚刚洗过澡,那秀发上的清香,让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那发丝指过周梦龙的脸庞,使得周梦龙的心儿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同时,周梦龙感觉到,刘若春因为姿势的关系,一边乳房正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一种弹性的感觉传来,使得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动,开始不停的用自己的结实的胸脯挤压起刘若春的乳房来了,周梦龙感觉到,刘若春的胸脯是那么的饱满,那么的充满了弹性。

  虽然现在,那乳房正被那乳罩和上衣紧紧的包裹着,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到周梦龙体会刘若春的乳房上表现出来的那种弹性的坚挺的感觉。

  而刘若春也感觉到了周梦龙的用意,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也不由的欣喜了起来,身体也更加柔软的靠在了周梦龙的胸膛之上,用自己的那虽然只盈盈一握,但却弹性实足的乳房,安慰起周梦龙的胸脯来了,一阵阵如同触电般的感觉从乳房处传到了刘若春的心里,使得刘若春的心中不由的莫名的躁动了起来。
  仿佛心中的快乐无法发泄一样的,刘若春伸出了舌头,开始在周梦龙的那乳房上的小小的突起上舔了起来,刘若春知道,那里,正是所有男人的敏感地带,自己这样的舔动,肯定会让周梦龙欣喜无比的。

  果然,才用自己的香软的舌头在周梦龙的乳头上舔动了两下,周梦龙就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一双正在刘若春的那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臀上抚摸的大手,也不由的加大了力度,开始抓住了刘若春的两片臀肉,揉捏了起来。

  很快的,那个刘若春的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硕大的臀肉,在周梦龙的揉捏之下,就开始变幻起形状来了。

  周梦龙感觉到,刘若春的丰臀,是那么的充满了弹性,也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无论自己怎么样的用力,那丰臀的肌肤,就如同知道自己的心意一样的,始终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手上,这种感觉,让周梦龙不由的爽到了极点。

  一边感觉着那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臀带给自己的那香艳的感觉,周梦龙一边通过自己的大手,开始体会起刘若春内裤的痕迹来了。

  周梦龙知道,刘若春今天穿的是一件缕空的丝蕾花边的内裤,而内裤上,曾经沾满了自己的口水,而现在,那口水应该给刘若春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给吸收了吧,想到这里,周梦龙的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了雪丝蕾花边的内裤,紧紧的包裹在了刘若春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那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的样子来。

            二百四十五若春怀春三

  想到这香艳的一幕,周梦龙的喘息声更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一边享受着刘若春的那香软的舌头在自己的乳房上舔动时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一边对刘若春道:「若春姐,告诉你一个密秘,你想知道吗。」

  刘若春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不由的在周梦龙的怀里扭动了一下身体,那意思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还有什么想不想知道的。看到刘若春的样子,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道:「若春姐,你知道吗,我趁着你洗澡的时候,在你的内裤上面舔过。」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刘若春的心中不由的怦的一跳,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推了周梦龙一把,将自己的身体从周梦龙的身上挣扎了出来,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

  刘若春似乎又兴奋了起来,一只小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到了自己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在那里抚摸了起来。

  同时,刘若春还微微的张开了大腿,使得自己的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一边抚摸着自己的那身体最敏感的地带,刘若春的嘴里一边发出着那诱人的呻吟声。
  而同时,刘若春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媚眼台丝的看着周梦龙,挑逗着周梦龙的神经,使得刘若春在这一刻看起来是那么的充满了惊人的诱惑力。

  周梦龙没有想到,一个浑身都充满了成熟妇人风韵的女子,在放荡起来以后,竟然是如此的风骚入骨,在这一刻,周梦龙只觉得自己的冲动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而刘若春在自己面前所罢的姿势,没有一处不吸引自己的,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大吼了一声,一下子就要将刘若春给扑倒在了柔软的床之上,周梦龙要用自己的强壮,来征服眼前这个风骚入骨的女人,让她一辈子也忘不了自己。

  看到周梦龙带着那炽热的目光扑向了自己,刘若春不由的惊叫了一声,转身就想要逃,刘若春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欲拒还迎比自己主动的投怀送抱更有诱惑力,更能激发起周梦龙的性欲,果然,刘若春做到了,周梦龙看到刘若春转身就要跑,一个肥大的丰臀正在那夜色中闪烁着耀眼的白光,诱惑着自己,在这一刻,周梦龙甚至都感觉到了白色的牛仔裤的包裹之下的刘若春的两片丰满而结实的臀肉正在那里跳动了起来,看到这让人热血沸腾的一幕,周梦龙哪里还忍耐得住,一个箭步就来到了那转身欲逃的刘若春的身边。

  刘若春只觉得身体被一股大力一带,身不由已的就扑到在了地上,就成了背朝上的躺在了那柔软的床之上,然后,刘若春只觉得身上一沉,原来却是周梦龙已经压到了自己的身上,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呻吟了起来:「梦龙,不要,不要这样子好不好,你好重呀。」

  话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刘若春的身体却扭动了起来,那样子,即像是在周梦龙的身下挣扎,又像是在迎合着周梦龙。

  周梦龙将刘若春给扑倒在了床上以后,一个身体也压了上去,将刘若春给压在了床上,而刘若春的那无力的挣扎,却更加的激起了周梦龙体内的征服的欲望。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双腿一用劲,就将自己的跨部给顶在了刘若春的那个正被白色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臀之上,然后,周梦龙用自己的大手,抓住了刘若春的一双手,将刘若春固定在了那里,使得刘若春渐渐的放弃了反抗。
  刘若春感觉到,随着自己被扑到在了床上,一个坚硬而火热的东西,一下子就顶在了自己的一片臀肉之上,从那东西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动的热力,让刘若春不由的娇呤了一声,随后,刘若春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周梦龙抓住了,自己再也动弹不了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回过头来,媚眼如丝的看了看周梦龙,嘴里小声的道:「梦龙,你温柔一点,好不好,不然的话,我可受不了了。」

  说完这话,刘若春的双目一闭,那样子,就像是要任命了一样的,而那回过来的头,却没有转回去,而是微微的张开了那性感的嘴唇。

  那样子,就像是在等待着周梦龙的亲吻一样的,看到刘若春的娇媚的样子,周梦龙哪里还忍耐得住,不由的头一低,就将自己的大嘴印在了刘若春的性感的小嘴之上,刘若春嘤咛了一声,一个灵活的舌头就伸了出来,探入到了周梦龙的口腔之中。

  周梦龙本来是想在自己的嘴唇印上了刘若春的嘴唇以后,再伸出舌头来,尽情的品尝一下刘若春的小嘴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刘若春竟然是如此的迫不及待,还没有等到自己行动,她的灵活的舌头,就伸入到了自己的嘴里,刘若春的那风骚的举动,让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将嘴唇一闭,就用牙齿在刘若春的那伸到了自己的嘴里的舌头上轻轻的咬了一下。
  一阵疼痛的感觉传来,使得刘若春不由的睁开了眼睛,责怪的看了看周梦龙,周梦龙微微一笑,放开了那咬着了刘若春的舌头的牙齿。

  刘若春欢呼了一下,一个舌头动了起来,而周梦龙也伸出了舌头,开始和刘若春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很快的,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的声音,那动人的呻吟声和周梦龙的如牛般的喘息声,在这片柔软的床上回响了起来,给这寂静的夜空增添了些许的暧昧的情景。

  在周梦龙的新吻之下,刘若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深处的某一根敏感的神经仿佛一下子给周梦龙给拨动了起来一样的,使得刘若春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感觉到周梦龙的舌头是如此的灵活,刘若春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这个色鬼,真的好历害呀,我还没被他怎么样呢,只是和他亲吻了一会儿,我全身就酥痒了起来,要是我给你再挑逗一下,那不是快乐死了。」

  想到这里,刘若春不由的觉得全身都躁热了起来,心中不由的充满了一种即渴望又期待的心情。

  而受到这种尽情的趋使,使得刘若春不由的又一次的开始在周梦龙的身下扭动起了身体,这一次,周梦龙知道,刘若春并不是想要挣扎着离开自己,而是因为体内的快感无法发泄而扭动起了身体,感觉到了刘若春的身体的变化,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热,一张嘴也不由的放开了刘若春的嘴唇。

  刘若春正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快乐强烈了起来的时候,周梦龙却放开了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边微微的喘息着,一边不解的看着周梦龙,仿佛在问周梦龙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要停下来。

  刘若春本就是个敢爱敢恨的妇人,在从周梦龙的脸上找不到任何的答案以后,刘若春不由的心急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的屁股一抬,就想要从周梦龙的身下挣扎起来,主动的对周梦龙展开攻势。

  周梦龙仿佛体会到了刘若春心中的急不可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按住了刘若春,在刘若春的耳边轻声的道:「若春姐,不要着急嘛,今天晚上,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会好好的对待你的,等会儿,你就会体会到做为一个女人的最大的乐趣。」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刘若春知道了,周梦龙只所以放过自己,那是想到了更好的挑逗自己的办法,而且,周梦龙还不想这么快的就将自己送上高潮,还要好好的玩弄一下自己。

  想到这里,刘若春的心中不由的一动,开始想着周梦龙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自己了,想来想去,刘若春也没有想出来周梦龙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呻吟了起来:「梦龙,你,好我,快点来嘛,我,我都急死了。」

  一边说着,刘若春还一边扭动起了身体,那样子,将那急不可耐的神情,一下子全部都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看到刘若春用身体语言表现出来的急不可耐,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坐了起来,一边低声的对刘若春道:「若春姐,就这样的在这里不要动,好吗,我想要好好的玩弄一下你的丰臀,一会儿,坏管我在你的屁股上做出什么样的动作来,你都不要动,好吗,相信我,我会让你快乐的。」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将一只手放在了刘若春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丰臀之上,在上面温柔的抚摸了起来。

  刘若春听到周梦龙说要玩弄一下自己的丰臀,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说实话,刘若春对自己全身最为满意的床方,也就是这个硕大而充满了弹性的丰臀了,而刘若春也知道,自己的这个丰臀,也正是男人们心中梦想的目标,因为走在大街上的时候,那些个男人的一双眼睛,总是会有意无意的用眼睛在自己的丰臀上扫描着,用眼睛意淫着自己的丰臀。

  而有一些胆子大的男人,则会找出各种理由来,对刘若春动手动脚的,当然,重点的目标全都是刘若春那引以主傲的丰臀。

  而现在,周梦龙的话,也证明了周梦龙的心中对自己那个正在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臀充满了渴望,这种情况,怎么会让刘若春不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呢,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在呻吟了一声以后,将一个丰臀微微的翘了起来,使得自己的那个正在白色的牛仔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臀更加的突出了出来,然后,刘若春妩媚的道:「梦龙,你喜欢的话,就尽情的玩吧。」
  听到刘若春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一个身体边不由的扒了下来,一边用手在刘若春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臀上抚摸着,一边近距离的观察起刘若春的丰臀来了,周梦龙看到,在那月色的照耀之下,那丰臀显得是那么的丰满,虽然刘若春是躺在床上的,但那充满了弹性的屁股却一点也没有下垂的样子,而仍然是高高的翘起着。

  而那裤中线,在这个时候,也紧紧的贴在了刘若春的两片臀肉之中,使得刘若春的丰臀在白色的牛仔裤的包裹之下,正在那里向周梦龙散发着诱惑的光芒。
  而透过那薄薄的牛仔裤,周梦龙看到,刘若春的那丰满而弹性的屁股的中央,却有一个黑黑的三角床带,周梦龙知道,那是刘若春的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刘若春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床带的内裤的颜色,一想到内裤上还残留着自己的口水,周梦龙就不由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用那只放在那李苑而的丰臀上的大手,一下一下的,开始用力的在刘若春的丰臀上按压了起来。

            二百四十六若春怀春四

  而因为刘若春是扒在床上的,周梦龙这样的按压动作,却使得刘若春的那个正被那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那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床带,在那柔软的床上摩擦了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刘若春的两腿之间升起,传到刘若春的全身,让刘若春觉得全身都酥痒了起来。

  周梦龙只觉得,刘若春的丰臀是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自己的手按压在上面,就如同是按压在一堆棉花上一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的感觉。

  而刘若春在自己的手向下压的时候,总是会善解人意的将自己的丰臀微微的翘起来一点点,使得自己更加的能真切的感受以刘若春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臀的柔软的程度,受到这种刺激,周梦龙也不由的微微的喘息了起来。

  而正在这时,周梦龙看到,刘若春的两腿之间,有一片床单从那里伸了出来,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热,刘若春的呻吟声传入到周梦龙的耳朵,使得周梦龙不由的恶作剧心起。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开始抓住了床单。使得那床单紧紧的贴在了刘若春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敏感的床方,而后,周梦龙更加用力的开始在刘若春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臀上按压了起来。

  而这时的刘若春,身体正是最为敏感的时候,虽然只是柔软的床单,但刘若春还是感觉到了它的存在,而随着周梦龙的手上的按压,就使得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床带在那床单上给摩擦了起来,一种如同触电一般的快感从那两腿之间散发开来,使得刘若春不由的有些意乱情迷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若春不由的一边用力的抬动着身体,使得自己的柔软的身体迎合着周梦龙的挑逗,一边快乐的呻吟了起来:「梦龙,你,你真的好会弄呀,你,你弄得我的下面痒死了,梦,梦龙,你,你不要再折磨我了,行,不行呀,我,我都有点受不了,受不了了。」

  但刘若春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种求饶的呻吟声,不但不能让周梦龙放过自己,相反的,反而激起了周梦龙体内更加冲动的征服的欲望。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扒下了身体,将自己的头放到了刘若春的两片臀肉之上,开始在上面摩擦了起来,刘若春气喘嘘嘘的翘起了屁股,用自己的那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那丰臀来迎合着周梦龙的举动,一阵阵的热力从周梦龙的脸上传来,刺激得刘若春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丝痴迷的神色。

  而在周梦龙的挑逗之下,刘若春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正在慢慢的消失着,而身体也正在周梦龙的挑逗之下,慢慢的变了软着,一个头,也无力的垂了下来,扒在那柔软的床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直到这一刻,刘若春才知道,周梦龙的挑逗技巧是多么的因害,连自己这种女人,也在周梦龙的挑逗之下,渐渐的有些欲罢不能了起来。

  而周梦龙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头慢慢的贴在了刘若春的那个正被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那丰臀之上以后,虽然隔着一层牛仔裤,但是从那上面散发出来的那种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