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色情  »  情色小说-【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44 下)【作者:8083979】

情色小说-【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44 下)【作者:8083979】
字数:5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大学时代

              四十四、狼子野心(下)

  我浑身无力的摊在一起上,细细回味着刚刚精液喷射而出的那一霎那的快感。
  而画面好像也一时陷入了静止,除了那两只还在颤抖的小脚丫,还在一抽一抽的抖动着,以表示画面并没有定格。

  大概过了有一分钟左右,画面的里出现了阿涛的身影,他弓着上身,双腿跪在床上,一点一点的向后退来。

  那应该是他正把他已经软化了下来的阳具,抽离小欣的阴道。

  他轻柔的向后退了一点距离,然后开始转身,走下床,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浴室,一边走,还一边摘下避孕套,顺手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而由于内裤的遮挡,我不知道小心现在是什么样子的状态,只能看到,阿涛离开后,小欣的脚又向床尾伸了一点,显然是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不过看着画面里两个脚丫之间的距离,不难想象,此时的小欣应该是正劈着腿,一丝不挂,满脸红潮。春色无边的仰躺在床上。

  她在干吗?在享受高潮过后的余韵,还是在为刚刚的屈辱而擦拭眼泪,亦或者是在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就这样我不断的在猜想着小欣那一刻的心情,直到阿涛在浴室一番忙碌后,正转身向外走来。

  还好,此时的小欣好像也已经清醒了过来,已经并起了双腿,坐在了床边,没有再像刚才一样大张着双腿,摆出一副请君来日的姿势。

  现在在我的画面里只能看到,她的右臂支在床铺上。

  阿涛走出了浴室,转头看了一眼小欣,嘴角露出了邪笑。

  「怎么样?我的性感小野猫,舒服吗?以前没玩过吧。」

  阿涛一边说一边靠了过去,坐在了小欣的身边,一条手臂也顺势绕过小欣的后背,由于画面被遮挡,我猜测应该是搭在了小欣的肩头。

  画面里小欣的身体有一个向阿涛靠过去的小动作,不过马上又回复了原样,我估计那时小欣想要躲避阿涛的手,但是却又因为靠近了赤身裸体的阿涛,而强行止住了自己的反应。

  可是,虽然小欣极力的想要远离阿涛,但阿涛怎么可能应以放过她,他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更加得寸进尺的把身体又向小欣的方向挪了过去,同时手臂用力,把小欣揽得贴在了他的身上。

  就这样,现在在我的画面里,只能看到两个赤身裸体的人,并排坐在床边,背对镜头,坐在里面的人,甚至也只能看到一半的身子。

  「怎么样?问你话那,爽不爽?」

  阿涛再一次问到,不过由于距离远,显得声音不大。

  「。。。。。。」

  小欣没有说话,但她也明白,不回答显然也是不行的,于是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对于小欣的回应,我没有感到太过惊讶,诚然对于阿涛这花样百出的调情手段,好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小欣真的只有俯首称臣的份,而在之前阿涛的威逼利诱之下,小欣现在无论是何种心理,都只能服服帖帖,百依百顺。

  「嘿嘿,我就说嘛,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让你每天都感到刺激,每天都爽到不行。哈哈。」

  得到了小欣的肯定,阿涛得意洋洋的,手臂再次用力,又把小欣向自己胸口的方向拉了一点,小欣在电脑画面里出现的部分也多了不少。

  「。。。。。。」

  对于这种自吹自擂的吹嘘,小欣再一次选择了沉默,但是身体在阿涛的拉扯下,也是半推半就的斜靠在了阿涛肩上。

  「嘿嘿,你说你要是早这么乖,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玩更多更刺激更新鲜的花样了?可惜啊,现在就剩下明天一天的时间了。」

  阿涛在一阵诱惑之后,语气惋惜的说道。

  原来他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贼心不死的,想要诱惑小欣放弃“旅行结束,一刀两断”的想法。

  然而小欣此时到底要如何答复那?这个问题令我紧张起来,我想画面里得了两个人,此时应该也会感到紧张。

  「。。。。。。」

  小欣又是一阵沉默。显然这个话题是她最敏感的神经,为了能够摆脱阿涛的纠缠,她答应了出来旅行,接受了旅行前阿涛的各种调教,在旅行里还不断遭到阿涛的凌虐和奸淫,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短短的几天里做了好多,而现在在付出了这一切后,是否要选择后退那?

  阿涛此时显得很有耐心,没有催促小欣,就是紧紧的搂着她,显然是想告诉小欣,不得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

  而我也赶紧把耳机的声音调到了最大,生怕一会小欣声音太小,而遗漏了什么细节。

  「我。。。。我现在不想谈这些。。。等我们回去之后再说行吗?」

  小欣的声音很低,不过还好我早有准备,对于她的话,还是全都听到了。
  可是听到了又有什么用?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回去再说?那倒是同意还是不同意那?

  由于他们此时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小欣的表情,但是阿涛却在听到小欣的话后,低头看了小欣一眼。

  「。。。。。。」

  接下来是阿涛的一阵沉默。

  「好!那件就回去再说,我们先好好享受我们最后一天的假期。」

  思索了片刻之后,阿涛好像作出了什么决定,语气认真而且声音洪亮的说道。
  「恩。」

  这一次小欣倒是很快给了回应,不知道是因为对之后「性福」生活的向往,还是对能够蒙混过关而感到庆幸。

  「那说好了,这最后一天我们可要好好享受了啊。说好了一切都听我的安排。」
  阿涛也借此机会把明天的主动权夺了过来。

  「。。。恩。」

  小欣微微迟疑,多少应该也觉得这种局面会很被动,但是在想了想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其实小欣这时的想法不难猜测,对于小欣来说,这几天她经历了太多太多之前不敢想象的事情。但是对于调教这个领域来说,她所经历的不过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她以为不会有什么更加过分的情况了,但是殊不知当那些情况发生时,可能会完全击溃她的世界观。

  「我就知道我的小野猫最乖了,来香一个。Mua~对了,还有这个小家伙。。。」

  阿涛此时显得很是开心,冷不丁的就在小欣的脸上亲了一口,当小欣刚刚反应过来,用手去捂脸的时候,阿涛却又低下头,把脸埋在了小欣的胸口,应该是那个黑色猫头的位置。

  「别。。。。别。。。。。」

  措不及防的小欣,只能赶紧用双手推着阿涛,不让他得逞。

  而阿涛明显也只是想调戏一下小欣,在小欣推了他两下之后,就坐直了起来。
  此时小欣却低下了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的位置。

  「这个。。。。。这个。。。可怎么办啊?」

  她的声音里有些委屈,现在还是对这个印记耿耿于怀。

  「真的没关系的,有个一两个月不晒太阳,就没了。回去那边是冬天,只要你不跟别人上床就不会被发现的。」

  对于小欣的担忧,阿涛则显得无所谓,毕竟他心里有数,我是绝对不可能找小欣去深究这个印记的由来的,所以他一边说,一边还轻松的仰躺在了床上。一只手还放在小欣的屁股后面,来回抚摸。

  「这。。。。这。。。。哎。。。」

  对此小欣虽然很是担心,但是现在印记已经存在了,与其埋怨阿涛,不如提前想想怎么掩盖住,然后等它慢慢消失来得实在。

  低头沉默了一阵后,小欣无视了正抓在自己屁股上的那只手,直接站了起来,走向浴室。

  现在的小欣,身上除了四肢腕关节处的蕾丝腕箍还在原处外,其他的猫娘装备都已经在刚刚性爱中,被阿涛扒得干干净净了。从后背看去,除了内衣和内裤覆盖的区域还依然白皙外,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变成了古铜色。这和她刚回来,我见到她时,她的手掌和脖子的颜色基本相同。

  这种黑白相间的肌肤颜色,显得更加性感和诱惑。好在有了之前的调教,现在小欣对于赤身裸体的在阿涛的注视下来回走动已经没有了太多的羞涩。

  看着小欣一步一步很是自然的走向了浴室,我多少感到了一丝欣慰,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对于我和小欣来说,受到的无数折磨,终于见到了成效,现在的小欣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种保守得有些变态的状态了,对于性感的着装和妩媚的姿态,都已经驾轻就熟了。

但是欣慰过后,确是无尽的担忧,对于我来说,小欣的转变正是我想要的结果,但是结合小欣与我在一起时的样子,貌似这种OPEN的状态她只会展现在阿涛面前。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她已经爱上了阿涛,觉得在自己爱的人面前,赤身裸体也没什么不妥?还是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但因为爱我,在与我一起时还要故作矜持?
  这两个选项交替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说起来复杂,但是仔细一想,其根本还是小欣的心里此时是爱着谁的。

  我当然希望她爱的还是我,那对于我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清理掉阿涛的威胁即可,至于怎么撕去小欣矜持的外衣,就要另作谋划了,总之只要她的心还在我这里,那就什么都好办了。

  但是如果她已经爱上了阿涛,那我接下来的路将要非常难走。首先父亲的事情,将让我失去控制阿涛的一切手段。其次即将出国的预想,将让我失去挽回小欣的所有时间。在我没能挽回爱情,清除隐患的情况下,远走他乡,我真的害怕,这一离开,将会是我和小欣爱情的终点。

  想到这里,我不禁浑身发冷。通过这一次旅行,我发现即使在我有着强大靠山的情况下,我对阿涛的约束力也已经出现了缺口。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事情,给我敲响了警钟,可能我还只是会沉浸在这变态的快感中,而忽略了其中与日俱增的隐患。

  阿涛现在已经开始在攻掠小欣的肉体之余,展开了攻心战术,真要是让他得逞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终于从即将消失在浴室门里的小欣身上移开,滑到了阿涛的身上。

  就是这个男人,这个我找来满足自己私欲的男人,他按照我的要求,强行占有了小欣,在肆意玩弄小欣的肉体至于,还不断的羞辱着小欣的心灵,甚至开始要操控小欣的心智。

  此时阿涛的目光还依然停留在小欣的身上,在屏幕里我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他的目光一直紧紧锁定着小欣,直到小欣的身影被浴室门挡住,变得模糊不清。
  他的嘴角一直挂着邪淫的浅笑,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饥渴难耐的色狼,看到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女所应有的表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目光中,我却看出了截然不同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感到浑身冰冷,好像充满了怨恨和不甘。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我提起精神,把脸想屏幕又贴近了一些,想要仔细的辨认一下,但是屏幕中的阿涛却在此时转回了头,又恢复了背向我的坐姿。

  我努力的回想,甚至把视频想回拉了一点,他分明是在笑的,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感觉到相当别扭,那一瞬间的眼神变化来的太快,消失的也更快。貌似只有在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凭着直觉有刚刚的那种感觉,在多看了几次之后,反而觉得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

  但是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我感到在那一刻,阿涛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但是他会怎么做那?在什么时候做那?到底做没做那?我却不得而知。只得继续看下去,寻找答案。

  坐在床边的阿涛,并没有沉默多久,好像只是一瞬间,就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他慢慢起身,然后开始收拾刚刚他和小欣的战场。我再一次仔细的观察他的表情,此时他的表情已经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了,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在拿起小欣的胸罩后,还无耻的放在鼻子下闻闻,活脱脱的一个痴汉。好像刚刚那恶毒的眼神,根本就不是他表现的一样。这让我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

  在收拾好床上的猫娘装备之后,阿涛才发现内裤不见了。一番环视之后,才惊讶的在摄像头的旁边看到那条遮挡了全部床戏的罪魁祸首。

  他赶紧跑过来,不过并没有马上把内裤拿开,而是左右的看了一眼,甚至还贴近摄像头,然后回头看向了床的方向。表现出的感觉,好像是生怕镜头完全被内裤挡住,而无法让我看到他刚才的英勇表现似的。

  他的这一番表现,甚至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难道刚刚真的是我多心看错了?

  在他多次查看,貌似确定了摄像头不会挡住多少关键的东西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兴高采烈的伸手,从花枝上取下了内裤,然后还显摆似得,拉着内裤的两遍的绑带,在摄像头前来回的摇晃,好似献宝一样。

  你MB啊!能不能别晃了?这自动对焦的摄像头,在不断的锁定着焦距,画面一会清晰,一会模糊的来回变换,让我一阵头晕目眩,再说了你以为什么都没挡住吗?尼玛,重要的内容都TM挡住了好不好?你嘚瑟什么啊?

  我一阵气结,却无处宣泄,真的有一种想要砸电脑的冲动。

  好像在一阵嘚瑟后,阿涛终于平静了下来。一本正经的把这些猫娘装备都卷在了一起。然后打开行李箱,认真的放了进去。之后有从行李箱里,抽出了一件深蓝色的衣物。我知道那是小欣最后一天的战袍,因为它此时正团成一团的在我电脑桌旁边的行李箱里。

  虽然刚刚我已经看到了它,但是我却并没有着急的拿出它,我还要给自己留一点悬念,看看小欣明天“买家秀”的效果再说。

  在都收拾好后,阿涛则直接钻进了被窝,侧身闭上了眼睛。而小欣也基本就是在这个时候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此时她已经裹起了浴巾,手臂和肩膀以上还有浴巾下露出的小腿,都是棕色的,不知道的没准会认为她是个长得比较白的黑人。--|||

  不过此时我更像看到的是,她胸口那一片白皙中的那个黑色的猫头,因为我忽然发现,从发现小欣皮肤被阿涛设计变黑之后,我貌似并没有看到过小欣脱掉胸衣后,那个位置的全貌。之前是因为被内裤挡住了屏幕,而之后,小欣去浴室又是以最短的路线,从床边斜切进浴室的,所以我一直没有看到那鲜明的对比。

  可是现在看来我又要失望了,小欣此时用浴巾裹住了整个胸口,刚刚好把那个猫头也包了进去。

  我不由得一阵郁闷,那个被阿涛设计而留下的印记,那个在我女友身上的耻辱标签,在被阿涛当做玩具般的多次亵玩后,我这个小欣的正牌男友,竟然连想看一眼愿望都不能实现,这是多大的讽刺,我仿佛听到了耳边传来嘲笑的声音。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